紫陶街-建水紫陶网上商城

全部分类
全部分类

【紫陶】如果我悄然离去,陪伴我的一定是紫陶--刘也涵


我告诉自己,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我要给自己做一个漂亮的紫陶骨灰罐,和紫陶埋在一起。

——题记


我回过头去看自己五年的紫陶创作之路,一天一天地成长;我以独行者的姿态站在古城建水的朝阳楼上,双手插在风裤的兜里,我看到孔子的后人从我身边走过,偶尔有人停下来,对我微笑,我知道,这些停留下来的人,最终会成为我紫陶艺术中的知音,看到他们,我会知道紫陶文化的儒雅贵气。


在我大学学习绘画的时候,因为年轻,所以可以任性地说话、任性地出走、任性地画任何的年纪,我曾经画过红卫兵、画过钟馗、画过美女、画过我自己;生活的历练,让我面对紫陶艺术时不会仓惶。


这篇文章是献给我的云南朋友们的,献给那些曾经教我研习紫陶陶艺、支持鼓励、欣赏包容我的良师益友:李师程、蓝嘉澍、刘一平、张化忠、刘家志、谢恒、徐秋燕、马行云、毛耀宏、邓红锦、李烨、张学理、岳建青、杨庆芬、黄木忠、魏鹏、张馨予、何二姐、余村、小豆、晶晶、源洁、张清等等;我们都记得,那些泥火岁月里的紫陶情结,是怎么在我们的手上刻下快乐、刻下忧伤、刻下难过、刻下春秋冬夏的回忆。让我感叹自己曾经那么回肠荡气过。


爱人在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李少文艺术工作室念美术研究生。她总是发照片给我,打很长很长的电话,看到她E-mail上的时间,我知道她开始习惯在深夜写字,以前在北京的时候她总是在宣纸上画画给我,我到了云南,她开始在深夜啪啪地敲击键盘。她说,你喜欢紫陶好像过了,如果有一天……想一想我就觉得伤感。


一个人总是要忘记一些事情,才能回忆另一些事情。如同有人要靠近你的身边,必定会有人要离开。以前我总是不相信这样的话,因为我相信所有的人都可以快乐地在一起。可是似乎不是这样;距离啊,时光啊,岁月啊,如同陶土与瓷土,温度和泥性总是不同。于是自己也很不开心。 如同建水碗窑村的杨庆芬、黄木忠夫妇和我一起做紫陶,我总是回忆那些泥火的事。


余村是个很有灵气的女孩子,学做紫陶刻坯学了好多年,我看到她用很简单的钢条刻出绝美的风景。印象里最深刻的是她在团山张家花园工作的时候,她转头对我说:刻好了。我想起她刻陶坯的背影,紫色的工作衣灌满了秋天的风和建水人的善良质朴,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很难过,这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远得让我的记忆模糊,如同北方冬天雾气中的玻璃一样,伸出手指,划一下,便会出现清晰的一道痕迹。


创作紫陶《火红的年代》第一部分的时候,我还在团山张家花园,当我回想的时候一切都变得好模糊,惟一清晰的只有当时炎热的天气和明亮的阳光,我和魏鹏总是疲惫不堪地穿行在紫陶艺术里,有时候大口大口地喝酒,有时候却什么都不说。 我们常常在团山门口的小卖部里买二听红牛,然后从旁边的一条小巷穿近路去停车场。 在那个夏天我知道朋友需要如何的坚韧,因为友情如同陶器一样易碎。 然后的日子就这样隐忍着过下来。 那是我在建水团山的陶艺生活,盲目得我自己都不相信我曾经有过这样的时光。


我这样行走,我这样单独地行走,有牵挂也有束缚,但我会快乐地追寻着我的泥性。 我在建水紫陶艺术里慢慢地成熟;在陶艺创作的时候看见很多熟悉的画面而无语;看到一件好的紫陶作品止不住感叹;我习惯了一个人站在空旷的汤伍庙里仰望北方的天空,与关爷对饮。 泥性在我的手上,我已经问了明白。


我在杭州,在中国工艺美术博览会的空地上看西湖的落日,有时候空寂,有时候很空寞。 我知道一个人的紫陶作品展总有一天会来临,只是没有想过会这么快。 理解了乡亲马行云说过的话:做紫陶也要有自己的个性,品自己的作品,书自己的心语,享受那份人生的成就感。


我开车穿梭在北京昆明建水,听见高速公路边的风鸣,想起家乡,在北方,有着浓郁的树阴,有着整片的阳光;而眼前的景象,却像是一个华丽而奢侈的梦境。 我开始了一个人的陶艺生活,独自品茗,独自在深夜里思考,独自站在楼顶上看空洞而深邃的苍穹。我听见窑火升温时咔嚓咔嚓的声音,我的艺术也在窑火中渐渐升华。 而这就是我所想的艺术生活。


我在昆明,在云南省博物馆的霓虹灯下看自己泥性的剪影,中国紫陶,从我做起。


在紫陶创作的那些年里,我多少次开车穿越这片土地,走到某一个地方,然后再转回来,我看着城市斑斓的灯火觉得一切如幻影,只有我和紫陶映在玻璃上彼此清晰。 紫陶给了我成就感,尽管有些是幻觉。


艺术创作的人总是记住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画面,所以我总是意犹未尽地幻觉。 很多人是爱紫陶的,我想我们肯定很投缘。


紫陶《大美云南》作品给我最深沉的感动。 在那些创作、烧制紫陶的日子里,我和小豆几乎每天都在一起。有时候看见小豆红红的眼睛我总是觉得过意不去,可是我不好意思说,依然很严厉的要求他做出我要的效果,做得不对都是重新做。而小豆也几乎没说过什么。我总是说我是最严厉的老板而小豆是最懒惰的员工,其实我心里比谁都明白,小豆会答应我做紫陶绝对不是为了那点工资,那是紫陶艺术的魅力。 也许很多年之后,我会满心感慨地回忆这段忙碌的时光。 小豆说,等到这个紫陶展开始了,我就结婚了。小豆的婚礼定在6月6日。


这篇小记只是在回忆,回忆那些曾经在我的陶艺里面容鲜活并且将一直鲜活下去的人们,那些给我帮助的人们,给我灵感的人们,以及和紫陶在一起的泥性。


刘也涵 葵己年仲夏于北京

  • 精品欣赏
  • 紫陶文化
  • 紫陶技艺
  • 售后服务
  • 人物专访
  • 关于我们
  • 紫陶商家
  • 侧栏导航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