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陶街-建水紫陶网上商城

全部分类
全部分类

建水紫陶,题字雕花的文化瓷器,在等待中没落


关于建水紫陶最直观的感受,已经在微博上立即卧槽。 既然到了建水,去探访建水紫陶作坊是必需的。在8年前,我们在建水县城的农贸市场,还能买到紫陶做的汽锅,以及建水窑烧制的青花碗。建水窑的青花在历史上类似于耀州窑的风格,虽粗野倒不失质朴。我和罗布买了8个纸箱的各种尺寸的青花碗回成都,到现在都还在用。


可是,作为生活用品,建水窑的青花碗和汽锅迅速消失在浮躁的快步向前的古城中。在建水一片蓬勃得急不可耐破土而出的新城中,有一条灰尘漫天的街道,许多前店后坊的紫陶作坊密布其中。出乎意料也在情理之中的是,兀自出现了无数种紫陶茶壶、茶仓,每一件器物上都有题字或者题画,“茶亦有道”、“玩石情深”、“雅趣”是常见的字,画则以梅兰竹菊为主。恕我直言,字画都题得笨且不拙。字无笔意,画无意境,想找一件没有装饰的器物都难,除了小茶杯,因为在茶杯上题字或者作画太麻烦。


请教建水紫陶的工艺美术大师:为什么所有的器物都有字画?他说:不画画不好卖。


在另一间作坊,问女主人可否订制素色陶器,她说:这不是问题,问题是你愿意出多少钱?我说,没有画花的素陶其实也很美的,她说:画了花才有文化,我们做的都是有文化的陶器。


再去一间作坊,看见一把西施壶,把手是极其短小的侧把。我试了下,担心这个短小的侧把会导致手太贴近壶壁被烫到,并且容易在出水时滑脱,作者说:我这把壶即使在倾斜90度时壶盖都不会掉下来。我试水时发现这把壶严重勾水,而作者却坚持壶的唯一特点:壶盖不容易掉下来。他不喝茶。


几乎所有的作坊,制作陶器的都是年轻人,他们组成了简单的手工流水线,在制作过程中,看不见他们对物件材料的任何尊敬,也看不见他们对制陶的丝毫喜爱。这仅仅是个工作,和去制衣厂踩缝纫机、去建筑工地搬砖头一样都是挣钱,好处是不用离开家乡,也许收入更高。


而作坊的老板,缺乏起码的诚,更无从谈信,以及建立在诚信基础上的美。


我想,作为一个手工业的从业者,靠手艺糊口或者赚更多的钱,是无可厚非和无需回避的,但这不是首要问题。


若想得到别人的尊敬,手工业者必须先尊敬自己手中的每一个物件和每一点材料。


我们需要敬天惜物,道法自然。


我们需要先做一个匠人,解决技术问题,在技术上去积累经验;然后我们去做个艺人,在纯熟的技术和丰富的经验上思考,创造美学和实用结合的物件;最后,我们学习道,去传承和创新。


可是,很多只会按部就班没有思想的工匠,偏要说自己是艺术家;很多尚未学习美的艺人,偏要认为自己得了道。


别想做大师,所谓“大师”从来都是二流的,作为“大师”,仅仅意味着你被广大群众接受并喜爱;而就算是超一流高手,最后不过也是一把灰,不会比自己的作品更长命百岁。


别想自己的作品流芳百世,这世界上还有太多经历了漫长时间检验依然认为是大美的东西等待我们去探索;而这个物资过剩的世界,也不需要我们制造一堆垃圾来添乱,我们每做一件东西,都需要认真考虑。


做个单纯的手工艺人多好,放下虚妄的过去与未来,享受当下这一刻,做手工的愉悦。


怀着敬意和热爱用心用情去制作物件,用真诚的态度把它托付到客户的手中,糊口或者赚钱是水到渠成的事。


飞含姑娘说,这需呀时间,就像贵族需要三代养成一样,建水紫陶在过去仅仅是做些生活器皿,如今的大势所趋下,不会喝茶的人去做茶壶、过去在国营厂里面的工匠出来被供成艺术大师,再加上紫陶的购买客户的口味,共同促成了这些审美低下的产品问世。这些看起来都差不多的毫无生趣的产品,能开很多店,已经说明了市场有这么大的需求。在90年代左右,国内几乎所有的家庭都抛弃了传统家具,以粗劣的板式家具为时尚,随着人们眼界的开阔和物资的丰富,又开始回过头来捡起老祖宗的古旧家具。建水紫陶也一样,需要手工艺人和客户的共同成长。


我相信她的判断,没有生命力的东西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突然想起来小时候在奶奶家用的桌子和衣柜,它们不是雕花的,而是六七十年代那种粗笨木头做的完全没有装饰的家具。奶奶不在了,家具还在。衣柜里曾经锁着我想吃的爸爸捎回家的月饼,桌子里曾今锁着哥哥从学校实验室偷偷拿回家的烧瓶和硫酸铜。打开衣柜,郁闷酸涩的童年就会扑面而来,那些抽紧着的并不欢乐回忆,却让成年的我无比留恋。


有一天,家里长辈不再想要这柜子和桌子的时候,我会继续守护它们,就如默默守护自己的童年。


做建水紫陶的工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物件,真的能承载人的情感?

  • 精品欣赏
  • 紫陶文化
  • 紫陶技艺
  • 售后服务
  • 人物专访
  • 关于我们
  • 紫陶商家
  • 侧栏导航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