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陶街-建水紫陶网上商城

全部分类
全部分类

建水县工艺美术陶厂书记-韩从礼


韩从礼

001.jpg

2011年岁末那个特殊的日子

访建水县老厂最后一任书记韩从礼


被当地人称为“老厂”的建水县工艺美术陶厂,如今在哪里?谭知凡告诉我们,紫陶街上修的那个红砖龙窑,竖立着大烟囱的那个地方,就是当年我们的老厂。在紫陶兴旺发展的今天,有的人不忘初心,为弄清楚历史河流中的一个个拐弯处,邓孝维带着我们,找到元老陈绍康,陈老推荐了一个人——建水县工艺美术陶厂的最后一任书记,韩从礼。

 

在碗窑村直街的一个巷口,有一家韩居佳陶坊,在摆满了汽锅、茶罐半成品的作坊里,我和滇南陶韵的李雪茜,刘斌斌找到了正在埋头修坯的韩从礼,在放大音量的问候中,随着一片一片的紫泥片落在车盘上,韩从礼手中的活计暂告一段落,他大声说道:这里太吵了,我们去别的地方谈吧。


河流终遇拐弯处


002.jpg


在韩从礼朋友家的陶店坐下,继续关于老厂改制的话题。

 

人类历史的发展是呈波浪式的发展,有高峰有低谷,任何事业的发展也存在着这一规律。老厂在五十年代创立,在奋斗着辉煌着,在辉煌着努力着。在不朽的年月里,把作品送到了北京,人民大会堂有紫陶的大摆件做陈设,紫陶前辈向逢春赴北京参加博览会。1953年由中国轻工业部认定,建水紫陶,与宜兴紫砂、四川荣昌陶(荣昌区现为重庆市管辖,故“四川荣昌陶”改称“重庆荣昌陶”)、广西钦州陶,同为中国四大名陶。

 

003.jpg

宜兴紫砂

001.jpg

建水紫陶

002.jpg

广西钦州陶

004.jpg

四川荣昌陶


中国四大名陶


在老厂,向逢春之子向福功带出了马成林、谭知凡等出色的大师级的弟子,被称为四大元老的陈绍康、袁应德、马成林、谭知凡,作为接力棒和传承人,他们又培养了许多徒弟。薪火相传,开枝散叶。紫陶产业犹如奔腾的河流澎湃向前。但是,在2011年12月岁末的那天,老厂宣布解散了,职工以补贴款乘以工龄,以那天为界一次性了断,退休职工办理了医保和养老保险。人走厂散。从此,建水县工艺美术陶厂就只是作为一个名字留在人们的记忆里。

 

001.jpg

陈绍康

002.jpg

袁应德

003.jpg

谭知凡

004.jpg

马成林


紫陶四大元老

这一段刻骨铭心的关闭史,老厂的职工每一个人都记得,但是他们从自己的角度看到的是一个面或者一个局部,全过程的知情者,那就是执行人韩从礼书记和厂长谷兴友了。坐在韩从礼朋友的紫陶店里,用紫陶杯子喝着茶,聆听着往事:韩从礼任书记是通过选举产生的,他和谷兴友一起参加选举,唱票时得知比谷兴友少了一票。领导班子分工,谷兴友干了厂长,韩从礼干了书记。说起改制,韩从礼说:“改制其实是从2005年开始的,在我和谷厂长任职之前,前面已经有两个厂长着手于这项工作了。改制前前后后,历时六年。"当时中国处于经济改革当中,一些中小企业在改革中关停并转,这也是国家经济体制改革中的一些中小企业的最终归宿。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建水县工艺美术陶厂,一个有几十年历史的集体企业,当时的状况是,部分职工思想涣散,技术人才外流,有的职工人在厂,心在外,当然也有客观原因可寻,场外的个体陶坊,给的工资高,在老厂里,就是拿一份死工资,四五百元一个月。有职工认为,混都混老了。

 

001.jpg

老厂


历史把必须完成的很难搞的一件事情,落到了我和谷厂长肩上,我俩便成为了,这个50年代就建立的工厂的最后一任领导者,也成了这个工厂关门,并最后消失的执行人。改革是一件艰难的事情,不是说句阵痛就过去了的。当时职工的想法很多,有舍不得工厂的,舍不得干熟了做了几十年的活计的。有职工提出来,土地不要卖,集资建房。但是想要房子的又拿不出钱来集资,最终没有没有形成统一意见。还有技术好的,出去被抢着要,就非常的好混。没有技术的,本来在工厂里就是做后勤工作的,出去后生活就有问题。于是,不会做陶的就去当保安,去超市当营业员或做杂工。身体带病的人,有些分到钱,很是节约着用,那时的十几万,也是一笔大数字,可以维持一段时间。林林总总拉拉杂杂,什么情况都有,也只能顺大势,改革。


002.jpg

老厂拆除时的照片 

2011年12月最后的一天,那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也是一个沉重的日子,工厂正式关闭解体。我问韩从礼,我很想知道那一天有没有人来到工厂的大门前,来看看最后的厂房,把心中很伤感的话对着工厂说出来,或者拍个照留个影什么的?还有你是最后一任书记,亲手关掉了从50年代初就打开的大门,你的心情也一定很难受吧?我这个提问有点文人自己所想。韩从礼说:其实我还是很平静的,因为这几年来都是在做这一件事,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工厂宣布散了,但是那天大门并没有关,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守了好多天,还有人会来询问,还有些后续的事情要处理。

 

003.jpg

老厂拆除时的照片 

老厂移交给了开发商,资产清册登记做了档案,移交到了县里保管,土地、厂房、设备全部处理给人家了,还有一些老照片存在电脑里,但是电脑打不开了。

 

在迷茫中阵痛,在阵痛中思想,透过迷茫前方是否有希望?韩从礼说:“这么多年的路走过来,事实证明还是改了好,改制改合了,也改活了。”


004.jpg

老厂拆除时的照片 

手工制作,是以一个个的个体存在,手工艺人,需要独立发展的空间。这些年下来,会做陶的职工一个个干成老板,收入比前高,自己拥有了一份产业,建水陶也就发展了。手工艺人,手工制作怎么发展,采取哪种形式,以实践证明,适合的就是最好的。也应了黑格尔的那句名言:存在就是合理的。


再看一眼老厂的陶


001.jpg

老厂做的陶是有辨识度的,汽锅、花盆、壶、花瓶,颜色大多都是那种土红色,没有打磨过或者磨得不是很光亮。从颜色上一看就知道是老厂的产品。更多的是器皿上留下了字,比如说人民大会堂纪念、人民公社好、1974年隧道窑烧窑纪念等等。器皿的装饰基本上绘的梅兰竹菊。韩从礼说,老厂生产了多年,每年都有剩余件,积压下来许多产品,也有次品堆在仓库,工厂要散了,紧急处理库存。五元,十元一件就卖了。花瓶,卖十元,几十元一只。那种花瓶好一点的,现在的价是上千数。汽锅八块八一个,壶五元一把,十元一把都卖过。我们记得,当时邓孝维也买了很大的一批老厂的东西,他卖陶器的时候,就顺便把老厂的壶呀,汽锅呀,作为礼品送了出去,当时也是一个很有力度的举措,扩大了对建水紫陶的宣传。现在老厂的东西在市面上不多了,作为一种情结,想储存一个时代的印记,老厂的陶器,被许多人当作了收藏品。


一花引来万花开



回想起1988年至1993年,那段时间是老厂效益很好的一段时期。汽锅,盆,钵这些生活用品的需求量非常大,也是这个产业波浪线发展的高峰时期。1993年后,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开放后已经进行了十多个年头,市场经济已经大范围实行,很多中小企业逐渐转型。1996年,担任老厂总工程师和技术副厂长的陈绍康到年龄退休了,陈绍康是建水唯一一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是工艺美术大师,集设计、装饰、制作、各种技能于一身的大师级人物,炉火纯青的制陶技艺岂能闲置,再则,建陶倘需传承领路人。退休后的陈绍康创办了绍康陶艺陶坊,另外建水有兴仁陶坊等五家先驱者陶坊,在建水紫陶业,开了市场经济条件下私企的先河。

 


风靡全国的狮头牌汽锅


建水的四大元老,陈、袁、马、谭退休后或工厂改制后都重操旧业,一些陶艺人也在家中小打小闹或者接活计来做。顺大势吧,雨后春笋般的陶店铺陶作坊使得一条紫陶街兴旺繁华,建水的一些主要街道陶店鳞次栉比,到现在,建水大概有千余家制陶人家吧。

 


繁荣的建水紫陶街






一位改制的实践者


001.jpg


碗窑村街上那几年有一个兄妹陶坊,是韩从礼一家人开的。亲手把最后的档案移交给县政府的有关部门后,建水县工艺美术陶厂的事情就全部了结了。韩从礼和以前的身份告别。自己砸碎了自己的铁饭碗后,一切从零开始。韩从礼去帮人打工,做了一段时间的会计以后,他就琢磨着,打工不是长久之计,得趟出一条路来。韩从礼原来在老厂,搞化验,做行政,当领导,虽然没有直接做陶,但是这些职业生涯都是在陶厂度过的,耳濡目染,轻车熟路,何不自己家也做起陶来。经筹备协商,兄妹三人就合开了一个兄妹陶坊,主要做汽锅、茶缸、茶罐。韩家一做起来就很顺,市场很好,货走得快,效益也很好。经资金积累生产扩大后,三人分做成独立的陶坊。兄弟开的印象汽锅,位置在碗窑村下段。我跟韩从礼说,那个地方很明显,我们问路去龙窑,人家说:要去龙窑就先找到印象汽锅,从那里左拐。韩从礼继续说:妹子开的是和顺陶坊,我的是韩居佳陶坊。我这里专业做气锅,月产量一千到两千个,规格从一号到六号都有,每个号当中,有做成阴刻阳填的,有做成浮雕、线雕的。传统的,高脚的气锅都做。忙不赢了,把在外面工厂工作的儿子喊回来,现在韩居佳陶坊,法人交给儿子,我做些修坯拉坯的事。我这里还有四、五个老厂一起出来的工友,领着他们一起干。


002.jpg

原来和你一起搭档的厂长呢?老谷啊,他也做点壶呀,茶缸这些东西。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有着悠久制陶历史的建水古城,有着丰厚文化传承,勤劳,智慧的建水人,五色土是他们的生命源泉,他们合泥做器,经烈火蜕变,虽然变了体制,但永远不变那手工技艺,和一代代人做陶的心。


作者:张存鲜

  • 精品欣赏
  • 紫陶文化
  • 紫陶技艺
  • 售后服务
  • 人物专访
  • 关于我们
  • 紫陶商家
  • 侧栏导航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