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陶街-建水紫陶网上商城

全部分类
全部分类

杨林波-《鼎力陶艺》


.杨林波.

让你回看从前的日子


001.jpg

杨林波做的陶,不论杯子与壶,不管上面是绘画还是书法,都有一种从前的感觉。白泥的颜色翻黄,紫泥的走暗,那些个花鸟,也像打开一本陈放着的书的插图,色泽不似当年那样的艳丽。若说是他近几年做的,好多人都不会相信。别骗人了,怕是你奶奶留下的吧。



多少次去碗窑村,都是沿着村子中间的那条商业街来来回回,熙熙攘攘的街道,满目皆陶坊陶铺子。陶源于泥和火,这是一个因窑火而生的村庄,因窑火而名声远传的村落,商业与现代符号荡涤着传说中的形象,碗窑村,还能找到一点那些年的蛛丝马迹吗?



碗窑村585号


001.jpg


跟着滇南陶韵的邓孝碧走进碗窑村585号,这个有七八十年的老民居在商业街的后面,村庄的腹地,这是一个两进院的,老式风格的宅子。杨林波说,这是普通老百姓自己盖了住的房子。当杨林波租到这个院子时,他毫不犹豫的退了街面上的铺子,爱心爱意地搬进了他心中所想的,非常利于他创作,做陶的小院子。


002.jpg


一棵硕大的树,枝蔓如华冠,郁郁葱葱,遮荫蔽日。这清凉地儿,就是杨林波的工作室。面对头道门站定观察,左边是拉坯的车盘,用皮带带着转动的那种,右边是做刻填的偏厦,未进头道门就已经进入做陶的工作地儿了。


003.jpg


这里的大门是黑色的老木板,三级石台阶上是厚重扎实的门槛。门槛老了,开了缝,裂出来纹路,形成很好看的老木纹,木纹深深,每一道缝中,都藏着几代主人的故事。一进院的天井是石板铺的,干净得就像水洗过一般,墙边的花盆里,不知名的花盛开着。二进院进去就是堂屋了。杨林波支一张大茶桌,像升堂一样的坐在正当中,他一眼就可以从内望到最外面。他在左侧摆放了一个大水缸,缸是瓦缸,用瓢舀水,椅子是木料的,看着有些个年代。借着镂空的木格子窗户露进来的光, 定睛看桌子上的茶具,一看就喜欢得不得了,桌上摆着的茶盅和壶,色泽和画面有一种曾经鲜艳过,如今旧了,但旧得耐看。


001.jpg


从2007年就接触陶的杨林波,在2010年下了个狠心,毅然辞掉了云铜的工作,一门心思来做陶。杨林波生长在陶乡,打小就和身边的许多孩子一样的爱书画,读书时,他选择了读建水美术职业高中。毕业后去云南铜业工作。放假回家时,抱着画画试试的心思,在朋友做陶的地方小试一把,一试就试出感觉来了。2011年,杨林波一脚踏进碗窑村,他做陶这条路从那时候就立志坚定的走下去了。


002.jpg

老味道靠时光打磨


001.jpg

装饰题材源于老屋的方方面面,杨林波把老屋镌刻在陶上,做系列的老屋的翻版 。碗窑村做陶的人各有千秋,在共性之下,总有个性的彰显。杨林波的陶品,以装饰风格做旧,细致见长,不但细中有细,还有宋画的风格。



深居老屋,岁月静好,在静谧的时光中杨林波随便在老屋里取一隅一物作创作的素材,他把家里的东西搬上了陶壶,茶杯。家,就是创作的源泉。那几把靠墙摆放着的木椅子,井字型的靠背。简单的,老式的木椅子被他搬到了陶壶上。从堂屋出去的那道门,随日光的移动,门枋随光与影在变化,杨林波瞬间捕捉,也把那上午十点,下午四点的那道门,绘在了壶和杯子上。



他的作品,被他一一拿出来一溜的摆在茶桌上,上面的绘画作旧,颜色暗淡,这种基调,说与不说,你都能感觉到岁月沧桑。“样样都基于生活呀,老天爷给你的东西,包括椅子,窗格,门枋,画出来哪一样都带点民国的味道 。”要表现市井生活还需要画点儿童 于是,杨林波把自己的儿子杨一林的形象画上去了。睁着稚气的大眼睛的小一林,他好奇的渴望的眼神,正在认识世界。



杨林波说,我取黑色作背景,可以说,儿子是我们黑暗中的一盏灯,也可以说,父母是他前行方向的一盏灯。杨林波在壶上绘着老式的木椅子,很有油画的味道,似曾相识,回想一下,巴尔扎克笔下似乎有过这样的椅子。他做的蓝底板的荷花杯,兰花杯,清爽雅致,还有宋画的感觉。作旧,返古的风格,这种老味道是杨林波日复一日打磨出来的,一个是把握好色彩的关系,一个是烧制,一次烧或者复烧。在不断地调色试泥烧制的过程中,诞生了杨林波的作旧茶具系列。历经磨炼终成,杨林波说,老味道靠时光打磨。



最终的追求


001.jpg


杨林波现在的陶坊,他做设计,绘画。夫人李师做粘接,有师傅坐镇刻花填泥,有些工序外送。他追求着,各个工序能自己做,完整地出作品,出好作品。他已经为碗窑村585号取好了《鼎力陶艺》的陶坊名,待择良日挂出去。他还想更深层次的做一些作品,构思好了几个瓶子,想做成经典的,在构图上打破传统。如绘一幅“奔月”,嫦娥衣袂飘飘奔月而去,但,嫦娥的这个‘奔’,是无可奈何奔上去的,她的身后有后羿追着呢。杨林波说,后羿一定要安排在故事里,也就是必须在画面中。奔月,西厢记都要很工笔的来做。还要做京剧脸谱的系列,还有民国时期的题材。他要挑战色彩难度大的,做一些灰色调的,做出老味,老烟味。



以书法装饰的杯子,杨林波在做“满工”。他展示给我们的几只杯子,书写得满满的。“你为什么要写这么多字,留点空间不好吗。” 杨林波说,:我做过一组杯子,上面写了一行小字,经销商看了说,你多写点,消费者有时候很在乎字数多不多。



满工,也是一种表现手法,西方就有繁琐之美。有这样要求的消费者,哪怕只是小众,杨林波也尝试着做。他挑选诗词,把一首诗词有头有尾地写在茶具上,保证这首诗词的完整。这样的茶具,实用性,观赏性极强,围桌品茗时,也可以穿插着读读诗词。


杨林波认为,建水紫陶自带美感,有质朴美、肌理美、细腻美等。以陶为载体,在陶上作画,书写,进行着和泥调色等等二次,三次地创作,在出窑的那一瞬间,看见这个作品的最后的模样,苦在其中,乐在其中,创作无止境。


今后的十年二十年,是杨林波这一辈制陶人成长挑担子的时期,只要走得稳,不懈努力,一定能把建水紫陶传承发展好的。碗窑村585号,续集正在上演,经典作品和故事将会越来越多。


作者:张存鲜

  • 精品欣赏
  • 紫陶文化
  • 紫陶技艺
  • 售后服务
  • 人物专访
  • 关于我们
  • 紫陶商家
  • 侧栏导航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