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陶街-建水紫陶网上商城

全部分类
全部分类

自嘲是需要资本的 “浪鬼”肖春魁的大师生涯


在一般人的想象中,艺术家似乎都有生活中的相同模板:冷峻、不喜交际,因为常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而显得不苟言笑。肖春魁一眼看上去符合这一系列特征。事实上,他也确实得益于这一性格而在建水紫陶这个行当里名声显赫。


“浪鬼”的由来


相对于建水紫陶千百年的传承,肖春魁怎么算都是个“后起之秀”。从年纪说,仅仅年届不惑;从师承说,在数百年紫陶界师徒私相授受的传统中,他实在也没个正经的继承发扬青出于蓝的考据。似乎是混迹于此道中,默默间便显现了无招胜有招的境界,中国陶艺界自此在为一个不经意间窜出的怪杰而瞠目。


当我们习惯性地从成长轨迹中寻找肖春魁成就的必然,其实也还有迹可循。上世纪70年代末,肖春魁生于建水。这是云南省一个偏远小城,交通不便,但极富中国传统文化氛围,至今那里尚保存完整八股取士时的考棚便是明证。对于肖春魁的成长来说,这个城市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紫陶形成产业已达数百年。


玩泥是小儿天性,童年的肖春魁也不例外,这样的环境中玩泥相对于其他地方是有可能得到鼓励的,这算是得天独厚。不过是否他玩的泥土那时便异于常人已难考证,但有一点,成年后他考上了红河师范学习美术,似乎可以从中得觅一些因果。以他的性格,去做一个老师实在需要学生们很大程度上的自悟,而事实上毕业后虽然成为一个小学美术老师,但肖春魁“玩泥”的天性似乎并未克制且大有泛滥之势,这是因为,他就职的学校叫“碗窑村小学”,而碗窑村,恰恰是建水紫陶作坊最为集中的地方。


这样的环境里,作为一个结合了童年天性和成年职业于一体的美术老师,沉迷于陶艺似乎已成了必然。肖春魁自来不善言辞,日常生活里往往沉迷于创作中而对人际交往有所忽略,其生活状态便很难为社会主流价值观所认可。


建水当地人将他们认为的不务正业者以“浪”字命名,再加肖春魁名字中那“魁”字常常被人读个半边,他干脆把这两字合体,创作时便以“浪鬼”为号,甚至于当要成立工作室,起个名还叫“浪鬼泥玩”。这两字颇多自嘲,却也有不以为意的落拓不羁。


复古柴烧奠定江湖地位


肖春魁好琢磨,这是对他熟识的人的普遍印象。因为没有正经拜师,他的作品只能是在琢磨中诞生。辩证地看,这使他能够不囿于前人传统,打破常规屡出佳作。无专人指点,大千世界众生百态便是他琢磨的对象,春雨秋荷,蛙鸣蝉噪无一不成为他手指中的世界。其中的觉悟外人难以知晓,但有个结果:肖春魁的陶艺仿生系列作品在进入21世纪后渐为各地玩家所认可,知名度越来越大,他也就顺势在2005年成立了“浪鬼泥玩”陶艺坊,系统制作自己的陶艺产品,且将“浪鬼”作为了注册商标。


如果说仿生系列打响了“浪鬼”的名头,那研究推出柴烧作品则一举奠定了肖春魁紫陶业界的地位。柴烧是中国传统陶艺中烧窑技术的顶尖技艺,现代艺术家们将这种技艺归纳为“五行交替、天人合一”。


所谓五行交替,取之于土,成之于火,形之于木,用之于水,性之于金,这是将烧陶技艺与陶制品成形追求自然的完美结合。这其中土质的取舍及配方,火候的把握非寻常烧陶者可以把握。肖春魁在不断实践中研发了从土质配方到最终烧成的一整套技巧,产品一经推出,便在业界和极大轰动,数年间,“浪鬼禅寂柴烧”渐成坊间热衷追求精品。


浪鬼作品,几近一壶难求。肖春魁自己,也顺理成章于2011年获得云南工艺美术大师称号,两年后更上一层楼,获取“中国民间工艺美术大师”头衔。加强交流寻求提升空间建水紫陶,虽然历史悠久,但多年来始终逡巡在主流的陶艺圈外,其地位与实际价值实难吻合。这一点,建水当地紫陶艺术家包括肖春魁自己看得很清。


建水紫陶协会近几年多次组织陶艺家们出访,加强对外交流寻找不足扩大影响。肖春魁也就此获得前往日本学习交流的机会。在2014年受邀参加日本鸟取县“燕赵园”建园纪念展出后,机缘巧合下,由建水县紫陶协会牵头主办,浪鬼陶文化基地承办了“国际柴烧创作营”活动。


应邀前来参加创作展览的国际国内陶艺大师多达23人。来宾们对“浪鬼禅寂柴烧”在设计制作上颇多赞叹,同时“国际柴烧基地”也就此落户浪鬼柴烧。这是对浪鬼陶的肯定。


来宾中有两位国际陶艺界泰斗级大师:中国的李梓源和韩国的李覆圭,两位大师对肖春魁创作中展示的天赋极为看重,同时也谆谆告诫:浪鬼陶现在只是走出了发展的第一步,要强取得长足发展在国际陶艺界占据相应地位,必须加强对外交流,扩大影响。这次的创作营活动只是初步尝试,浪鬼陶还需真正走出去,开拓视野,寻求更大提升空间。

  • 精品欣赏
  • 紫陶文化
  • 紫陶技艺
  • 售后服务
  • 人物专访
  • 关于我们
  • 紫陶商家
  • 侧栏导航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