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陶街-建水紫陶网上商城

全部分类
全部分类

开宗立派,紫陶名人潘金怀


夏末秋初,午后的阳光可以将影子拉得细长,满载的大货车从身边呼啸而过,排气管喷出的热浪让已经浑身冒汗的我愈发焦躁不安。没有凉风,我走在一条被村庄夹着的柏油路上,这里就是建水紫陶的圣地——碗窑村。有关建水紫陶的一切,一百多年前从这里开始……


开宗立派,潘金怀


即便是与产自宜兴的紫砂壶作比较,陈绍康也有足够的自信:“那些是工艺壶,我们的是文化壶。”


书画艺术赋予建水紫陶的,不仅是雅致,更是神韵


建水人独特的滇南方言发音,让我一度误认为这里是在其他很多地方都有的“瓦窑村”。但这个村庄的人所做的事情,远比烧制砖瓦要复杂并有技术含量得多。数百年来,村民的工作就是烧制陶瓷制品,让这个村庄远近闻名。而按照当地历史文化学者田丕鸿的考察,建水所处的滇南一代,在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内,是仅次于江西景德镇的全国第二大青花瓷产区,这更是不为世人所知晓。


路两旁的陶器作坊一家接着一家。我们来到这里的下午,路上还不时出现一些外地牌照的轿车。载我们的出租车司机说,这些人多是来这里扫货的。在高速公路通车以前,卖产品得运到外地才行,散客并不会频繁光顾。


像我一样的过客如今越来越多,店里的老板都懒得招呼我们这些看上去就不会买东西的参观者。他们越来越习惯于游客用复杂的眼神与心态穿梭在各式各样的展品之间。下车之前,司机指着一个竖着烟囱的大院说:“这里就是建水的工艺美术陶厂。”在计划经济的年代里,这里像一个摇篮呵护着建水紫陶产业延续。一直到全国各地的国营工厂纷纷改制后,这里到今天仍然保留着国企的身份,虽然已经半死不活。昔日的能人们都一个个离开了厂子,沿着这条柏油路一家又一家在村子里头开起了制陶作坊,让这个几近消亡的产业又在这个因陶瓷而闻名的小村子里星火燎原般繁荣起来。下车又走了20分钟,我们横穿过这个遍布制陶作坊的村庄。我知道,快要来到陈绍康家了。


目前,即便在云南,建水紫陶的知名度也还十分有限。而出了云南,计算其知名度的分母更是呈几何级数增长。对于建水紫陶这个才有100多年历史的“新品”名陶,知名度成了它如今最致命的软肋。


实际上,百年之前建水紫陶的诞生,得从一只用来抽大烟的烟斗说起。


当清朝道光年间鸦片逐渐成为云南商人们对外贸易中最主要的商品之一后,吸食大烟的恶习如同瘟疫一般四处蔓延开来,但碗窑村的窑匠们却从中发现了商机。他们烧制出了专门抽大烟的陶制烟斗。在竞争激烈的碗窑村,谁能在这个小小烟斗上推陈出新,竟然也关乎各家的“钱途”。


村里一个叫潘金怀的窑工同样为怎样胜出而发愁。一次偶然的失误,让他发现白陶烟斗上的一点红泥居然十分漂亮,让自家的烟斗独具一格。于是,这位机灵的窑工开始将碗窑村特有的红、白、黄、青、紫五色黏土混合,烧制出了最早的红色烟斗。这个开创性的举措为他带来了滚滚财源,并于不经意间创制了紫陶最初的用泥工艺。


为了让自家的烟斗更具特色,他尝试用鹅卵石把粗糙的陶器表面磨光,这道工序成就了建水紫陶日后与其他任何陶器的最大不同——无釉磨光。在提高烟斗身价与品位的目的驱使下,擅长书画的潘金怀又根据人们的不同喜好,在陶坯上画上花卉、翎毛、山水、人物,书写名人诗句。照着这些画迹雕刻后,填上白色或者黑色等不同颜色的陶泥烧制,成品烟斗从此更加精致典雅,装饰性、观赏性以及文化性都大为提高。到这个时候,潘金怀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建水紫陶与众不同的工艺作品:集书法、绘画、雕刻、镶嵌、烧制、磨光工艺于一身的无釉磨光陶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潘金怀算得上建水紫陶的鼻祖。


在当地,这个故事几乎是每个紫陶艺人都耳熟能详的典故。直到今天,少了其中某一个环节的产品,严格来讲都不被当地紫陶艺人认可为建水紫陶。

  • 精品欣赏
  • 紫陶文化
  • 紫陶技艺
  • 售后服务
  • 人物专访
  • 关于我们
  • 紫陶商家
  • 侧栏导航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复制